當前位置:腸粉書屋網 > 傳統武俠 > 書江湖

第十四章渡天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
李少弘已然離開半刻,見冷夜鶯直勾勾地望著他離開的方向,袁風霆不解地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人家已經走了!還看什麼!”冷夜鶯笑了一聲:“長相俊朗,桀驁不馴,還帶點兒書卷氣,是一個好的伴侶……”冷夜鶯的笑臉截然消失,滿臉鄙夷道:“可惜就是太好勝了!”話音剛落,冷夜鶯便立刻施展輕功回去客棧了。

袁風霆撓了撓頭,不解地道:“女人!就是麻煩……”抱怨之後他也一同回去了客棧。

翌日,冷夜鶯便告知要盡早前往臨安?!盀槭颤N咧?都還沒有打聽到葉前輩他們的下落……”袁風霆疑惑地問。

“我看八成那個冷麵怪人不在這,還是先去臨安看看怎麼樣吧……我有一個見多識廣的好友在臨安,問問他的意思吧!”說到那位好友,冷夜鶯不禁語氣溫柔,臉上泛紅。

袁風霆不懷好意地笑道:“怎麼,你的情人?”

“嘖!討厭!”難得的一次,冷夜鶯沒有搶白他,反而嬌羞地逃出客棧。袁風霆也一同追了出去,在她的身後喚她名字。終於,冷夜鶯停了下來,望著袁風霆的身後?!皠e這麼小氣,開開玩笑而已……”袁風霆喘著氣道歉。冷夜鶯仍然沒有任何反應,袁風霆終於明白不是自己的問題,他也隨著袁風霆一同望向身後。

一個明顯是和尚裝束的人背著長棍,長棍兩端為碧綠色雕刻著龍紋的玉,棍身為灰紅色楓香木。他帶著斗笠,還沒看清楚容貌,冷夜鶯望著那價值不菲的長棍微微一笑。

於是,她便對袁風霆道:“回去!”語畢,便直直走了回去。

店小二見他們二人又回來,忙道:“客官,怎麼了?”

“我想了想,我們還是在這兒多呆幾日吧!給回我們原來那兩個房間吧!”冷夜鶯拿出一錠銀子,不為然道。

而店小二的臉面有些難堪:“客官……你們一走,那位大師便訂了一間房,如今僅剩一間,二位……”店小二有些怯怯道。

冷夜鶯有些躊躇,見她還在考慮,店小二便去招呼別人去了。最後,百般無奈地把最後一間房訂了下來。到了房間,二人坐在桌邊。袁風霆憋了許久,終於開口問道:“我們為什麼又回來了?”

冷夜鶯抿了一口茶,道:“總之,未來幾日會有好戲看,看完再走也不遲!”袁風霆嘟囔道:“這麼愛湊熱鬧,膚淺……”不巧卻被冷夜鶯聽見。

冷夜鶯將杯子放下,閉眼,似乎還在回味方才香茶的濃味。她道:“這不是膚淺,這是鍛煉你的人生閱歷,怪不得你那個奕哥臨走前那麼不放心……”

語畢,袁風霆頹廢地攤在床上。冷夜鶯急忙拉起他的手,將他拉起來:“喂!你要幹嘛?”“幹嘛?睡覺!別吵我!”袁風霆不耐煩地擺了擺手。

“這是我的床,你快點滾開!”冷夜鶯大喊道。

袁風霆沒有理睬她,最終仍然是拗不過她,他自己上街閒逛了。起初倒是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妥,越走,他便發覺,街上人們的表情各式各樣,唯獨缺少了笑容。

即使袁風霆有什麼不解,但也不知道從何想起。忽然,他便看見一個婦人與一少女拉扯,少女身著白衣,長髮飄飄,儼然仙女,而老婦髮髻凌亂,憔悴至極,看年紀是母女。周圍聚集了很多人,袁風霆也一同上前湊熱鬧。

“妖婦,勿要阻擋本聖女去路!”少女目光凌厲,宛如眼前並非親人,而是鬼邪。

“雪兒,你不要再被那個妖人蒙蔽了……”話還沒有說完,少女把手一甩,婦人便摔倒在地。不管在嚎啕大哭的母親,少女一路小跑便離開了。周圍聚集的人一副司空見慣模樣,各自沉思,沒有人將婦人扶起。而袁風霆見此,便立即將她扶起。

人群漸漸散去,老婦的哭泣也漸漸停止,愁眉苦臉地對著袁風霆道謝,袁風霆揮了揮手,道:“老人家不必客氣。對了,方才那個是您的女兒吧?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老婦將來龍去脈都告訴了袁風霆。聽罷,袁風霆憤慨地拍了自己的腿。忽然,老婦艱難地起身,向袁風霆告辭后便回去家中。袁風霆起身道:“我一定會將您的女兒帶回來的!”老婦似乎沒有聽見,徑直地便走回屋子。

當袁風霆感覺到肚子傳來陣陣因為飢餓而發出的聲音之後,已經到了傍晚,他便回去了客棧。正吩咐了小二,上了一碗牛肉麵,正準備開動時,冷夜鶯便匆匆從樓上下來,立刻將袁風霆拉走。

他們又趴在屋頂,望著安靜得不同尋常的街道。饒是袁風霆那天花亂墜的想象力,也絲毫沒有心思想冷夜鶯帶他到這兒的目的,他只想快些回去客棧,把那碗牛肉麵吃完,他也餓得一句話都不想說了。

他眼前漂浮著許多美食佳餚,看得他口水都要流下來。忽然,袁風霆被拍了一下,美食佳餚全都消失了。他正煩躁,卻聽冷夜鶯喚道:“來了!”

袁風霆定睛一望,街道上密密麻麻人群蜂擁而出,人群密集,不一會兒便站滿街道。袁風霆不解問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我已經打聽清楚了!近來有一邪教顯露端倪,喚為渡天教。他們宣揚末日將至,唯有渡天,才能拯救。此事腦子稍微正常的人都不會相信,這群信徒居然堅信不疑,真是無知!”聽完冷夜鶯的一席話,袁風霆心道:那姑娘恐怕便是被這渡天教所荼毒了吧!

忽而又聽見冷夜鶯道:“追查信息才是最有用的,不是安慰別人幾句‘我會將她帶回來’就有用的!”袁風霆無奈地望著她。

街道上的信徒手持一支蠟燭,一瞬間竟有恍如白晝的光芒。燭光之下,一人從天而下,飄在半空。他張開雙手,宛如開天闢地之人。街道上的人們紛紛跪下參拜。

“他們在幹嘛?”袁風霆疑惑地望著他們的一舉一動。

冷夜鶯不屑地道:“他們明顯是在朝聖……”

“那為什麼昨晚我們遇見李少弘時,沒有一點兒動靜?”

冷夜鶯白了他一眼:“朝聖這種東西,用不著每天都來的!”袁風霆還想再問,冷夜鶯卻做了個噤聲的手勢:“有好戲看了!”

一個人正出現在那飄浮在空中的人下方。袁風霆認出那是今早看見的和尚。和尚指著空中那人不知說了什麼,而空中的人微微一笑,便緩緩下來。

和尚緊握長棍,向他右肩劈去,那人徒手將長棍接住。和尚將棍脫離那人手掌,向他的左肋掃去,那人稍微向右傾身便躲開了。就勢,便一掌擊向和尚的胸膛。和尚匆匆收回長棍回防。那人向後打了幾個空翻,閉著眼微微一笑。那些信眾一擁而上,似被人操縱一般。他們阻擋住和尚前進的腳步。

見此狀況,袁風霆幾欲將和尚帶走,卻被冷夜鶯所阻止:“急什麼,他沒事的!”

儘管有了冷夜鶯的保障,袁風霆還是將信將疑地看著他們。和尚依然寸步難行,而那個邪教的教主卻仍然面目從容,宛若天人。

倏爾,一個黑影如同飛仙而下,將和尚帶走了。那個邪教教主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目光迷離。冷夜鶯自信地一笑:“好了,好戲看完了!走吧!”

袁風霆心道:這潑婦雖然嬌生慣養了點,但是還是有些實力的!

“喂!走啦!”“???你又想去哪?”“當然是追上去,難道你也想去朝聖?”冷夜鶯不滿地回答他。

二人追隨到一間破廟,只見和尚和救他的白衣少年兩人。白人少年將和尚安置好,正欲開口,冷夜鶯便走了進去,袁風霆攔也無法攔住。

“李少俠,大師!”冷夜鶯躬身道。袁風霆也跟了上去,見場面尷尬,袁風霆笑了一笑,對他們點點頭。

李少弘驚訝:“袁少俠,冷姑娘,怎麼會到這來?”冷夜鶯抱胸:“你們能來我們也能來吧……我只是對方才大街上的戲很感興趣,想來繼續聽完下半場而已……”

和尚似乎受了傷,重重地咳嗽了一聲,緩緩地起身,他手持長杖只能左手行禮:“阿彌陀佛……”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熱門小說推薦:
閃電十一人GO之時空銀〕〔網游之極限刺客〕〔穿越之若止書中情〕〔月落江湖〕〔祖始八道〕〔超級修真強少〕〔龍與犬〕〔老公你好魅〕〔無始之初〕〔靈通〕〔步步攻心〕〔參見王爺妃本妖嬈〕〔守護天下〕〔古龍殘卷之有熊劍〕〔九王鍥〕〔拈花一笑醉流景〕〔妖嬈魔神〕〔錯過的過錯〕〔圣尊武帝〕〔武林我來啦〕〔帝脈之無休殺戮〕〔荒年之愛〕〔東方巡游錄〕〔天下劍客之亂世三國〕〔狐貍王爺傻王妃〕〔帝之途〕〔逆天成魔〕〔龍入乾坤〕〔帶著王爺環游異界〕〔我不愿孤獨〕〔更古紀〕〔完美異界〕〔話江湖之天下第一〕〔吸血殿下的冷公主〕〔黑日傳〕〔合道之后〕〔黑神大陸〕〔御駕九天〕〔超級魔將〕〔紅顏之月如無恨〕〔絕神道〕〔凡體〕〔次元坍塌〕〔超能軼事〕〔重生之我不是廢柴〕〔九啟墓仙〕〔王子與公主的夢色戀情〕〔詭譎死靈書〕〔天地界臺〕〔我一個人的傳說〕〔血煉都市〕〔太上混沌決〕〔曉塵〕〔星沉夜墮〕〔奈何做賊〕〔進擊的巨人之鬼族〕〔奧特曼同人集〕〔木槿依舊〕〔迷迭戀〕〔成就丹神
最新入庫小說:
QQ炫舞愛情〕〔萌蘿莉的逆后宮〕〔尸界尸修〕〔玄丹百幻〕〔十八次分手〕〔異世之拯救者〕〔青春歲月不虛度〕〔逝水殤〕〔雙魂魔武〕〔虐妃〕〔幸運大魔導〕〔美人夫君是禍害〕〔蒹葭之七心有鈺〕〔天子之穆〕〔獸城之四大神獸〕〔仙行記〕〔穿越三國之爭霸〕〔踏古誅天〕〔三國領主在異界〕〔我做妖尸的那些年〕〔殤情之劍〕〔小林傳說〕〔修真天下之修真奇緣〕〔靈火法神〕〔穿越之玩轉穿越〕〔綜漫之翼櫟〕〔神舞曲光輝序章〕〔滅道封尊〕〔大明廉政公署〕〔沒有一種愛不疼〕〔超能收銀員〕〔炎陽殺手劍〕〔玄羽〕〔九域鋒芒〕〔天書神話〕〔月白素錦〕〔與公眾人物的戀愛時光〕〔極強人生〕〔都市逍遙仙醫〕〔宇內兌換系統〕〔妖孽出世私人偵探事務所〕〔黑暗仙道〕〔網游之生化戰爭〕〔罪紅顏之惹火九小姐〕〔器煉蒼空〕〔Bob的心靈港灣〕〔妃常隨心〕〔癡傻公子俏媳婦〕〔魔幻書法〕〔邪少異世行〕〔崛起的英雄聯盟〕〔山寨道士〕〔無敵符文師〕〔冰山王子噠百變丫頭〕〔羽落寒涼〕〔誅殺星辰〕〔不死邪皇〕〔王爺請接招〕〔全職王者〕〔夢里梨花落
百赢棋牌ios 官方下载 上证指数30年走势图 吉林快3杀号技巧 排列三近期综合30期走势图 下载福彩快乐12助手图 北京快乐8实时开奖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腾讯5分彩开奖走势 贵州11选5漏选情况 湖北十一选五简单规律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专家精选5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