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腸粉書屋網 > 傳統武俠 > 書江湖

第十五章混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
還未等大師發話,冷夜鶯便道:“大師應是嵩山少林寺高徒吧?為何山長水遠的來到徽州滅邪教?還是說……大師和渡天教教主有什麼關係?”

袁風霆見她言辭鋒利,便抱拳道歉:“大師,她這人有點兒潑,請大師別見怪?!崩湟国L抱著胸回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。

大師正想回話,發出的卻是幾聲咳嗽?!按髱熓芰藗?,還是讓我替他解釋吧!”李少弘扶著大師,解釋著一切:“大師法號玄然,奉其師正霖大師將其師兄帶回……方才,那渡天教的教主便是他的師兄!”

聽得此話,袁風霆不禁大大震驚,冷夜鶯嗤笑道:“慈悲大師轉眼成了邪教教主,還真是諷刺啊……”

“他名為嚴成山,幼時剃度入佛門,極具慧根,不論是習武還是醫藥方面皆傲視群儕,只可惜……人心不足,他覺得玄然大師漸漸有出頭之色,於是便修煉邪術……無奈之下,正霖大師將他驅逐佛門?!崩钌俸肴f般可惜道。

冷夜鶯也重重地歎了口氣:“雖說嚴成山的確是十分出眾,但早些發現總比日後成為一代宗師好對付。真小人和偽君子……”說著,她鬆了口氣。

“三位施主,如今貧僧身已受傷,但貧僧不願見到如此荒誕之事,希望施主能夠成全……”玄然單手行禮,鞠了一躬。

袁風霆忙扶起大師,連忙道:“大師不必客氣,幫得上我們定然會幫?!闭f完,他望向冷夜鶯,冷夜鶯指了指自己,問道:“我?我們?我什麼時候答應的?”

袁風霆使了勁兒在使眼色,眉毛簡直都像在飛舞了。冷夜鶯悠閒道:“本姑娘可沒有你們那麼閑……”語畢,她便施展輕功離開了。

袁風霆尷尬地向他們解釋一番,商量討伐嚴成山之事……

第二日破曉,居然是一番連冷夜鶯都感到不寒而粟的場景——幾乎全鎮的人都涌到街上。神志不清的教眾,哭天喊地的親人,還有高高在上的聖兄。

冷夜鶯聽到騷動,便匆匆下去,站在客棧門口,一個又一個的人從她的面前走過。她震驚地張開嘴巴:“哇……這邪教,還真是有些厲害啊哈!”她的語氣,聽起來像是對一件十分有趣的工藝品一般,充滿了興趣,甚至也可以說是高傲得絲毫看不起。

忽然,一個戴著斗笠,披著披風的黑衣人站在她的身邊。她瞥了瞥,嘴巴張得更大了:“這位大哥……你誰???”

那人將斗笠拿開,他,便是袁風霆。冷夜鶯一臉嫌棄道:“我說你是真傻還是去玩兒的????袁瘋子?”袁風霆低頭看了自己的這身行頭,問道:“有什麼問題?是你多事兒吧!”

冷夜鶯指著自己,一句一句地如同炮彈:“我?我多事兒?第一,渡天教那幫人都是穿得白花花的,跟全家人都死了一樣,你這樣一身黑衣,還沒近那個嚴成山的身就被那群教眾抓起來了;第二,連大師都不是他的對手,就憑你那點兒功夫,你能做什麼;第三……我暫時沒想好!”

被冷夜鶯扯高了嗓子這麼一通批評,好像袁風霆一身毫無可取之處。於是,他便立刻換了一身白色的服飾,融入人群之中,也絲毫不能覺察。服飾問題是解決了,但是武功問題並不能一蹴而就,袁風霆也心知自己的本事,但他覺得應當幫助大師,應當除去邪魔外道,維護人民的安全。不知是心中早已有了這份氣概,還是受到唐奕、當捕快的影響。

冷夜鶯沒有隨著自己一同前來,袁風霆融入人海之中,周圍的人皆呆若木雞,似乎已經不是人類,只是一副冷冰冰的皮囊。

人群終於停下,幾個身著銀袍、面容冷漠的男子將那些親屬隔開,儘管親屬們如何哭喊,卻始終無法逾越。

聖兄緩步走上座上。一個接一個的教眾上前受他的祈禮。終於輪到袁風霆了,他懷中的小刀早已備好。一步,一步,漸漸的接近了他。

他抽出小刀,便向嚴成山刺去。一瞬間,聖主眼中也有一絲詫異,不過那是饒有趣味的驚詫。嚴成山連連閃開袁風霆的刀子,一來他不善使小刀;二來他們實力確有一段距離,因此,袁風霆的攻勢絲毫沒有作用。嚴成山掃腿踢上袁風霆的臉,最後華麗地轉身,引得臺下的教眾一片叫好。

“教主神威,除魔滅妖;塵世苦劫,唯我渡天!”

一聲又一聲,被踢爬在地的袁風霆不禁捏了一把汗。袁風霆彈跳起身,如臨大敵。他望向後方的一座高樓。原來,李少弘早已在藏匿于其中一座樓中。

袁風霆與嚴成山交手,能守不能攻,早已是處於下風。他右手直劈下袁風霆的右肩,逼得袁風霆左手回防。隨後,他再一腿踢向他的腹部。立即,又被踢爬在地。

嚴成山淡然一笑,漸漸地走近了袁風霆。袁風霆心中祈禱:少弘啊少弘,你快點出招??!嚴成山已經近在咫尺了。終於,銀針如同大雨疾刺而下。銀針擊到地面,漫起大煙。李少弘縱身一躍,撐起袁風霆:“走吧,找大師再從長計議吧……”

煙霧散去,四個銀袍男子已站在他們的身後……

破曉之時,冷夜鶯被這一陣喧鬧吵醒,隨後便回去睡了個回籠覺。再起身之時,已經是辰時。正當她伸著懶腰下樓準備享用自己的早飯時,卻見玄然已經平靜地坐著,飲著一杯芳香四溢的茶。茶的氣味並不像是客棧中的,客棧中的茶平平無奇,細細品來,有一番苦澀,氣味毫無芬芳所言。

閉著眼聞了這沁人心脾的茶香,她鬆了一口氣。環顧客棧,竟只有玄然一人。冷夜鶯若無其事地道:“這渡天教鬧得的確是沸沸揚揚啊……”語畢,她便坐在玄然對面。

玄然仍是閉眼狀。冷夜鶯聳了聳肩,無奈地吃著小二端上來的面。冷夜鶯邊吃著面,邊道:“大師就這麼放心讓他們兩人以身犯險?”

玄然面無表情道:“放心?!崩湟国L也放下筷子,笑問:“大師何以如此自信?”

“有施主在,貧僧還有何擔心的呢?”玄然雙手合十,道。

冷夜鶯仍然微笑著:“大師自信也是應當的!”語氣卻帶有一絲她的傲氣。但她並沒有表現出要去幫助袁風霆二人,仍然在吃著她的那一碗面,而玄然依舊在冥想。

終於,冷夜鶯吃完了面,便直接回去房間了。當她再次下來時,已是換了一套如雪的白衣,綢帶綾羅,便像是大家閨秀。

她向玄然道了個萬福:“果然是被大師料想到了,這熱鬧還是值得一湊的!”玄然睜開眼:“阿彌陀佛,施主萬事小心!”

“那是自然!”她便匆匆跑了出客棧。

袁風霆李少弘二人已被捆了起來,在座下動彈不得。每月十五,渡天教都會舉行洗禮大會,嚴成山美其名曰洗禮,實則製造騷亂,衙門也無法治理,嚴成山手下的武功不俗而他自身武功更是數一數二。

袁風霆掙扎著,一旁的李少弘無奈道:“別掙扎了,他們能把我們綁在這,就有十足的把握不讓我們逃脫……省點力氣吧……”袁風霆還是在掙扎著雙手,咬牙切齒道:“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嗎?”

李少弘抬起頭,歎了口氣:“聽天由命吧……”

忽然,李少弘聽見有人緩步走上座前。嚴成山望著眼前之人,微風吹起她的面紗,嚴成山不禁眼神一亮。那人在所有人毫無準備之下,扇了袁風霆和李少弘各一個耳光。

——正是冷夜鶯。扇他們耳光時心中還一片叫好。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熱門小說推薦:
烈炎焚天〕〔三國女兒行〕〔每一棵草都會開花〕〔前生緣今生續〕〔法以道開〕〔地獄玫瑰〕〔來自樓蘭的老婆〕〔五行至尊天下〕〔步步乾坤〕〔青春那些破舊事兒〕〔戰栗殺戮〕〔幻靈誅邪〕〔苗家蠱女〕〔殺戮之祖〕〔女王的臣子不好當〕〔傾國傾城之戀〕〔滅世蒼靈〕〔愛之羽翼〕〔墨靈幻世〕〔新人類追尋〕〔原始戰神〕〔幻魔天行〕〔天機神鏡〕〔征戰九州〕〔強者之血〕〔修羅噬天〕〔仙見歡〕〔血魂系統〕〔墨浸天痕〕〔君心好怪〕〔鳳逆天下:天妃傳〕〔火舞鳳嬈〕〔賽爾號戰神聯盟:多重宇宙〕〔盛世女凰〕〔妙賊俏佳人〕〔華夏與音樂〕〔半獸之怒〕〔花開花落江水無情〕〔林坦克傳記〕〔步道人極〕〔爭寵奪愛〕〔美男溫如玉〕〔燃紀神皇爵〕〔網游之輪回崛起〕〔蜜愛億萬甜心妻〕〔劍攝天下〕〔星漢狼神〕〔無憂大少〕〔淘氣小逃妃〕〔神符武帝〕〔茫茫仙路〕〔殿下歡:財迷小寵后〕〔青春路上我們同行〕〔判官投胎〕〔不知此時的你〕〔網絡游戲之現實殺手〕〔穹霄劫〕〔冷酷Boss別想逃〕〔這丫欠我的〕〔狂夢邪女戲紅塵
最新入庫小說:
引魂人〕〔惡魔邪少你好壞〕〔超級異能王〕〔第三次分手時刻〕〔網游之四象劍圣〕〔穿越之匪??梢?/a>〕〔籬吾嬴政之心〕〔末世之補天強少〕〔玉竹淚〕〔仙醉九天〕〔權傾天下〕〔蛋炒飯〕〔死者大陸之入侵前奏〕〔傾城太子妃〕〔妖離亂世〕〔鳳于君心〕〔奇門俠客〕〔異世之拯救者〕〔盜賊NPC〕〔妃傾天下之冷后狂情〕〔看到跳樓后〕〔天寵紫血〕〔傻丫頭不要為我哭泣〕〔魔域神蹤〕〔碧血龍心訣〕〔神靈鬼棺〕〔空之世界〕〔九天御龍訣〕〔無上仙術〕〔控紙師〕〔赤煉獨醉翼怎飛〕〔莫暖良蕭〕〔哥幾個也混過〕〔網游之星魂神話〕〔網游之永恒霸氣〕〔異世縱橫〕〔弒日殺手〕〔最強星士〕〔暗黑魔旅〕〔傻瓜王爺笨蛋妃〕〔錦繡醉流年〕〔為青春劃一個句號〕〔契泓的各種回檔大法〕〔時光總在不經意間散淡〕〔更換月歸來〕〔異界之完美系統〕〔異魂之唯吾獨皇〕〔消失的孩子〕〔星際之馭獸天下〕〔界王離歌〕〔碑刻的心〕〔蒼穹大能〕〔都市追美天才〕〔孤獨時代〕〔風雪九天〕〔別找腹黑當老公〕〔啟示錄之黑暗中的死神〕〔共枕江山〕〔蛇道〕〔仙游天
百赢棋牌ios 官方下载 河北省快3开奖走势图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河北快三在线稳定计划 赌博高手的心态 江苏七位数机选 当前股市宏观分析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走势图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 浙江体育彩票舟山飞鱼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上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