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腸粉書屋網 > 傳統武俠 > 書江湖

第六章奇遇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
唐奕和袁風霆一同步入衙門,何松問道:“風霆,你和奕哥還好吧……”

袁風霆笑道:“我和奕哥已經沒事了……奕哥還是過完七夕才啟程去劍離山莊?!标悤詿ㄒ灿靡环N奇異的目光望著他們。

此時,敖大人來到桌前,道:“這幾日大家都辛苦了……不如你們幾個就休息幾日,七夕過後再回衙門吧。近來亦沒有什麼大事,大家適當偷懶一段時間也是可以的!”

陳曉煥伸著懶腰,歡呼:“太棒了!”

何松也道:“幸好敖大人不是什麼貪官!”敖大人白了他們一眼:“我也要回去陪伴妻子,不然他們又要不滿了……”雖然最後一句也低了聲音,但還是被何松他們聽見。

“這是怕小宗不滿還是敖夫人???”敖大人性格溫順,故不會貪污,也因此被妻子高氏壓住。此事,揚州城人盡皆知。而敖晨宗便是敖大人的乖兒子,既有母親的爽直,也有父親的純良,因此,衙門中的人很是喜愛他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敖大人支支吾吾地。於是便惹起了大家的哄堂大笑。

因為唐奕要收拾行裝準備去劍離山莊,於是,袁風霆便只有又是自己上街遊蕩。忽然,看見一群人聚集在路邊,便好奇地上前湊湊熱鬧。

只見一個灰頭土臉的人,在樂乘客棧前鬧事。樂乘客棧最聞名的便是它主人杜芯悅的乘樂酒,讓**連忘返。乘樂酒的清香,沁人心脾,不喝便足以醉。而杜芯悅的丈夫早年便離開人世,她是一位風韻猶存的寡婦,但在袁風霆心中,她就是堅強樂觀的姐姐。

“芯悅姐,怎麼了?”袁風霆在喧鬧的人群中扯著嗓子大聲詢問。

杜芯悅指著眼前那個人,斥道:“就是這個人,來我樂乘客棧吃東西不付款,實在是豈有此理,還說什麼教我武功。小霆,快把他給我抓回衙門!”

袁風霆舉起雙手,道:“芯悅姐,今天我休假,不是捕快了……”剛說完,杜芯悅便瞪著袁風霆,隨後,袁風霆便道:“但我還是可以把他拉走的……看他也是沒錢給的了,賬記到我頭上吧!”語畢,他便擠過重重人群,將那個灰頭土臉的人拉走,聚集的人群也散了。杜芯悅滿足地拍了拍手回去了。

袁風霆拉著年紀大概三四十歲的男子,一邊走著,一邊想著他傳授給自己武功,便喜笑顏開。忽然那人喚道:“小兄弟……多謝你了,我會武功,我教你武功……今夜寅時城外魅影坡……”話音剛落,那人便睡倒在地。

袁風霆心道:高人不愧是高人,選在這樣的地方教人武功,看來這個人是有真功夫??!

魅影坡,原是什麼名大家都忘了。而因那裡時常有人看見黑影掠過,因此,大家認為很邪門,便喚它為魅影坡。

袁風霆見那人已經睡倒在地,不禁急忙問道:“高人,高人……你叫什麼名字???”“在下……羅凱……”語畢,他便沉沉睡去。

羅凱?這名字,有些耳熟……袁風霆心中想到。稍過片刻,那人忽然抬起頭看看四周,問:“這是哪……”隨後,便腳步虛浮地離開了。

袁風霆只有空對他的背影喊道:“高人,高人,今晚我一定會去的!”他想著自己學會武藝,吐氣揚眉的時候,樂呵呵地傻笑著。半晌,他擦了擦口水,便回去了樂乘客棧。

杜芯悅招呼袁風霆坐下,替他斟酒:“小霆……聽說你奕哥不帶你去劍離山莊?”

袁風霆蹙眉道:“你聽誰說的?”“吶!”杜芯悅望了一眼隔壁桌,那人轉過來,正是陳曉煥。

“陳曉煥,你這個長舌婦……”袁風霆蹙著眉望了他一眼,“你怎麼能什麼事都跟芯悅姐說呢?”陳曉煥吐著舌頭:“那是你芯悅姐自己說的,你們倆的事一定要通知她,否則我就會很慘。是她說的……你別怪我!”

“沒錯,是我這麼和他說的,你是不是也要惱我?”杜芯悅饒有趣味地道。

袁風霆瞬間低下頭:“不敢……”袁風霆將來龍去脈都和杜芯悅說了。杜芯悅道:“讓你學會自立也是不錯的,你奕哥還真是有想法呢,真不愧是人中龍鳳??!”

陳曉煥道:“誒,芯悅姐,你可別對我們奕哥有什麼興趣,他很酷的!”

杜芯悅不屑道:“老娘才沒有興趣,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子!”

三人把酒言歡,直至月上中天,陳曉煥和袁風霆才離開乘樂客棧。在與陳曉煥分手之後,袁風霆猛然想起,今夜魅影坡,有高人!

袁風霆抬頭看天,道:“現在才子時,還有兩個時辰……先去魅影坡睡一覺吧……”袁風霆慢悠悠地走去魅影坡,坐在那棵大樹下,慢慢地睡著了。

袁風霆驟然醒來,朦朧中,似乎看見一人影子?!案呷?!”他瞬間睜開眼,但眼前的那人年紀已然花甲。他問:“你是何人?”

花甲老人就直勾勾地盯著袁風霆,一句話也沒說,輕蔑地“哼”了一聲,便施展輕功離去了。袁風霆望著他的背影,欲挽留,卻不知怎麼開口。他抬頭看向夜空,自言自語道:“已經卯時了……”說著,他歎了口氣,然後氣急敗壞地敲了一下手,道:“該不會是高人見我睡著,無心學武,就離去了?”

袁風霆忽然望著遠處屋子有一黑影掠過,注意力稍不集中也無法注意。袁風霆心想:該不會是那個老人吧?於是,他便也施展輕功而去。袁風霆的功力有限,自然是無法追上的那輕功高強的黑影。而在他飛馳在屋頂時,竟沒有見過那個人的身影。

忽然,那個黑影迎面撞來。兩個人分別倒地。那個人斥道:“小子!你不長眼睛嗎?從坡上追進揚州城,你想幹什麼?”

袁風霆起身抱了一拳道:“老伯果然是武功高強的前輩,在下失禮了……”

“最討厭你們這些小子!別再跟著我!”老人惡狠狠道。別看他已然花甲,說話中氣十足,也不像一般老人般瘦小虛弱。

老人轉身離去,正當袁風霆有些失望時,老人便回頭:“我最討厭別人稱我為老伯了!”

袁風霆又躬身道歉。老人走了之後,袁風霆感覺非常失望。此時望向天空,他驚呼道:“好像快要日出了吧?”於是,袁風霆便又立即回到魅影坡。

太陽初升,光輝一點一點地灑落在揚州城。魅影坡能夠鳥瞰整個繁華的揚州城。此刻,正是繁華消逝之時,寧靜、和諧。袁風霆失望的心情一掃而光。

當袁風霆回到揚州城時,迎面撞上準備去吃早飯的何松,便受邀一同前往了,待吃過早飯之後,袁風霆又建議去了百草居。

“奕哥就要出遠門了,替他向紫綾拿一些藥物以防什麼不測吧!”路上,袁風霆便這般向何松解釋。

到了百草居,紫綾早已準備了一些藥物交到袁風霆手上。紫綾抱怨道:“好無聊??!最近沒有什麼大病,我跟你們上街走走吧!”

於是,三人便走在大街上。忽然,袁風霆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——是夜裡見到的那個老人!袁風霆上前抱拳道:“前輩,我們又見面了!”

老人瞪他一眼,道:“別前輩前前輩后的,我們只是萍水相逢,別裝作我們很熟!”

“話不是這麼說,既然我們能在茫茫人海中再見面,始終是緣分!怎麼說是萍水相逢呢?”袁風霆笑嘻嘻道。何松嘴型問著“這位老人是誰”,而紫綾摸著肩前的秀髮,搖了搖頭。

此時,那位老人以一種異樣的眼光望向紫綾。而紫綾只有側過臉去。何松擋在紫綾面前,抱拳道:“前輩有禮了……”

“有禮……”老人心不在焉地應道。

袁風霆疑惑地看著他們的各種動作,不知該說些什麼。忽然,紫綾道:“百草居還有些事,我先回去了……”

<<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>>
添加書簽
熱門小說推薦:
潛龍逆天〕〔極品囚徒〕〔幻翼天守〕〔龍臨異世之獨霸天地〕〔覓劍奇緣〕〔天演錄〕〔請做我的守護者〕〔許我清風自來〕〔絕刀策〕〔異界重生之帝女傳奇〕〔無雪之樹〕〔覺醒與墮落〕〔浮生半飲〕〔天咒神〕〔老衲法號銷魂〕〔天荒問道〕〔龍影I雷奕時代〕〔天書神話〕〔位面音樂傳奇〕〔天元域主〕〔流年微涼〕〔全班到異界〕〔當時憐惜〕〔凌亂也可以幸福〕〔女漢子的穿越時代〕〔愛了燥了恨了走了〕〔重生之都市妖王〕〔劍的救贖〕〔醉春〕〔網游之縱情一生〕〔極品陰陽傳人〕〔神魔大作戰〕〔念定穹蒼〕〔伊鉑奧特曼〕〔左眼死神右眼上帝〕〔惑國之仁醫大小姐〕〔血染飛刀〕〔逍遙至尊之龍神〕〔魔獸戰歌〕〔不羈狂少〕〔莫相離〕〔獵魔戰歌〕〔亂世之民國崛起〕〔青春路上我們同行〕〔情挑五行社〕〔超魂〕〔以修煉之名〕〔創世之手〕〔穿越時空之情陷伊園〕〔獵人部隊〕〔江湖之龍門英雄〕〔龍遮靈道〕〔火影之賞金獵人〕〔蘭浸浮塵香遺世〕〔活著為了什么〕〔月毓蕭聲〕〔不滅武神〕〔劍主蒼穹〕〔傾國女相〕〔戀塵緣
最新入庫小說:
護國神龍少年王〕〔殘,瑯琊〕〔殺機四伏一〕〔愛是快樂和痛苦的代言詞〕〔源靈烈世〕〔馬云華的三世記〕〔邪氣法則〕〔時間會告訴你〕〔劍傲天下之穿到古代當女主〕〔神的二分之一〕〔最后的四天期限〕〔亂序召喚師〕〔毀天訣〕〔穿越之秦時殤歌〕〔踏破升仙路〕〔罪血〕〔血腥殺手〕〔慫貨的成仙之路〕〔愛情在友情的左邊〕〔武皇之異界稱王〕〔鬼屠天荒〕〔中國古代神鬼志怪小說〕〔宛如初見〕〔李少傳奇〕〔惡魔眼〕〔封戰〕〔傲世之帝〕〔封天之刃〕〔那個女孩有點冷〕〔仙魔武神〕〔藏情婚姻:老婆別耍賴〕〔雪月盛寒風〕〔末世重生之炮灰人生〕〔逆天七界行〕〔至尊生肖〕〔妖味人間〕〔完美神靈〕〔此間〕〔六號倉庫三組〕〔新世界少年組〕〔創世神尊之血戰〕〔命中注定的交響曲〕〔魔界邪君〕〔異界重生之曠世傳說〕〔凌影星空〕〔人生重來一次〕〔念氣游龍〕〔蠻獸異界行〕〔異能特搜隊〕〔網游之第一混亂〕〔音樂瘋人的假想〕〔淵道〕〔恕仙〕〔傾姑御戀〕〔帝君大人且息怒〕〔終焉世界〕〔終極煉妖〕〔是誰改了童話的結局〕〔古宙〕〔兄弟之燃燒歲月
百赢棋牌ios 官方下载 内蒙古快3 形态走势图 七星彩808cp·com湛江 必赢客北京pk拾不收费 新疆时时彩五星 深圳福彩什么时候开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如何中奖 青岛股票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任5 尊享配资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软件